Sports

武磊最终选择不完全取决个人球迷对中资开始不满 – 新浪网

武磊最终选择不完全取决个人球迷对中资开始不满 – 新浪网

  文章来源:足球报   记者寒冰报道 西班牙人的确做出了抵抗,但奇迹终究没有出现。同城死敌巴萨也没有落井下石,仅凭借苏亚雷斯的进球,1比0最小的比分将与自己对抗了85个西甲赛季的对手送进了西乙。帅位摇摇欲坠的巴萨主帅塞蒂恩堪称西班牙人的“死神”,1992/93赛季他效力桑坦德竞技时就以同样比分击败蓝白军团,送西班牙人降级,27年后历史重演。   这是作为西甲创始球会之一的西班牙人,第5次从顶级联赛降级,上次就是1992/93赛季。虽然此前4次降级,鹦鹉军团都在翌年顺利回归,但在足球产业高度发达的今天,降级对俱乐部的打击远超过上世纪。21世纪初马竞历经两年才重返甲级,皇家社会上次降级也蛰伏西乙3年,一度稳居西甲中上游20年的拉科鲁尼亚,最近10年也有4年在西乙,降级后立刻翻身的难度越来越大。   武磊在西班牙人降级决定战的巴塞罗那德比仅出场5分钟,新帅鲁菲特显然已着手备战下赛季,给了新人更多的机会。对于武磊来说,也要面对的是与当年杨晨、郑智、邵佳一相同的处境。随队降级征战次级联赛?还是另谋高就?对于这位国足当家射手而言,这或许会是改变未来的重要选择题。   作为西甲创始球会的西班牙人,在西甲经历了85个赛季,参赛次数仅次于从未降级的皇马、巴萨、毕尔巴鄂,以及瓦伦西亚,甚至超越了马竞,高居西甲第五位。历史总积分排行榜上,西班牙人也高居第7位,仅次于传统三强、瓦伦西亚、毕尔巴鄂竞技和塞维利亚。然而,就是这样历史悠久的西甲资深中产阶级,却在本赛季时隔13年参加欧战的荣耀时刻,时隔26年耻辱降级,而且还是队史5次降级之中积分最低,表现最糟糕的一次。   35轮西甲仅积24分,提前3轮确定降级,这居然是西甲最近3个赛季以来同期第二好的降级分数。2017/18赛季的拉斯帕尔马斯(22分)、马拉加(20分),2016/17赛季的格拉纳达(20分)、奥萨苏纳(19分)均低于西班牙人,希洪体育与西班牙人平分,但得失球成绩远逊于鹦鹉军团。只有2017/18赛季的拉科鲁尼亚(28分)高于西班牙人,这也从侧面说明近年西甲竞争的惨烈。   鲁菲特赛后表示,西班牙人球员可以昂首离开诺坎普,虽然532阵型的确一度令巴萨难以进球,但整个赛季像上半场这样为数不多的亮点表现,不足以令球队保级。26年来,西班牙人更换了3个主场,25位教练,2002/03、2003/04、2005/06和2008/09赛季都曾为保级苦战,但运气不可能每次都眷顾鹦鹉军团,“波切蒂诺奇迹”不会每次重演。   事实上,西甲总积分榜的前20支球队,如今就有7位身在西乙,西班牙人将这个数字增加到了8个。62支曾有西甲履历的球队,已有9家不复存在,10支创始俱乐部还有2支如今委身第3级别的西乙B联赛,历史的荣耀并不代表现实的强大。   虽然陈雁升收购西班牙人后,4年时间将俱乐部的经常项目收入从4000万倍增到8000万欧元,上赛季算上球员转会和其他所得营收首次突破1亿欧元,但本赛季俱乐部还是没有吸取中小俱乐部无力承受两线作战的西甲传统教训。   塞尔塔、皇家社会、比利亚雷亚尔和贝蒂斯都曾在欧战赛季双线兼顾却双线失败,西班牙人本赛季从选帅、换帅、引援、赛季战略等诸多方面都犯下严重错误,冬窗即使砸下队史最高引援投入,最终还是为时已晚万劫不复。   降级后,按照西甲近年的“降落伞”保护政策,西班牙人可获得3000万欧元电视转播费“补贴”,俱乐部在西乙第一个赛季的预算可达5000万欧元,这对于平均预算1000万欧元左右的西乙而言过于庞大,球队立刻重返西甲有足够的经济基础。   但这并不意味着西班牙人还能像本赛季二次转会这样继续巨额投入,相反,次级联赛的曝光度下降,必定导致俱乐部的收入大打折扣,紧缩银根势在必行,出售高薪主力套现,重点培养本土新人和在球市主要引入性价比更高球员也将成为主要策略。   这一点,从俱乐部高管变身球队主帅的鲁菲特用人策略的改变上可见一斑。他一上任就连续给了新人梅拉梅德、P·洛萨诺首发机会,除了合同到期离队的卡耶里、费雷拉,锋线高薪射手德托马斯大概率会被出售,合同年底才到期的武磊,处境就非常微妙。武磊的最终选择,或许并不完全取决于他个人。   加泰罗尼亚媒体议论更多的是西班牙人从2007年夏捧得国王杯的“塔穆多巅峰”,一路沉沦到如今凄凉降级,对于本赛季的反思和对西乙赛季的展望。球迷组织已公开表达了对俱乐部管理能力的质疑,却极少提及武磊的未来。除了武磊不像卡耶里、费雷拉、贝尔纳多、迭戈·洛佩斯已经合同到期的球员,还在于武磊对于西班牙人的特殊意义。   西班牙人自然希望留住武磊,中国前锋的存在将为因降级失去至少5000万欧元电视转播收入的他们,赢得其他西乙俱乐部无法比拟的的赞助收入。武磊自己也在昨天的周记中表态:“考虑的更多的是球队的整体环境,只要大环境是好的,困难只是暂时的。”   但令人忧虑的是,球迷和俱乐部的“本土主义”情绪在这次降级中迅速抬头,对中国资本的不满情绪在不断增加。不仅西甲未来3轮,下赛季的西乙武磊都要在球队更重视本土球员的背景下生存。若选择留队,在西乙同样将面临不小的竞争和压力。

新华社专访刘奕:赛会制中超为举办世界杯积累经验 – 新浪网

新华社专访刘奕:赛会制中超为举办世界杯积累经验 – 新浪网

  新华社记者朱翃 公兵 许东远   焕然一新,唤燃亿心。历经波折,2020赛季中超联赛开赛终于进入倒计时。7月8日,中国足协在沪召开“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联赛媒体通气会”,就中超联赛相关话题向媒体通报交流。会后,新华社记者专访了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了解中超“回归”台前幕后的种种努力与措施。   一问:如何评价新赛季中超联赛在万众期待中的“回归”?   刘奕说:“用一个词来评价的话,我觉得叫‘来之不易’。首先是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在抗击疫情中取得了很好的阶段性成果,让联赛开赛具备了可能性。其次,我们做了大量的研判,包括借鉴德甲、韩国K联赛以及CBA等先期复赛联赛的赛时运营保障,确定了分组赛会制的第一阶段赛制赛程和相关细节。第三,我们邀请了以张文宏教授为代表的专家组为我们整个联赛的防疫措施进行了战略规划和措施审查。第四,我们在不到三周的时间内,非常密集地考察了9个城市的赛事组织、硬件设施、办赛条件和后勤接待等,最终综合考量选择了大连和苏州作为承办地。这每一个步骤的背后,都是大量的工作。所以中超迎来开赛,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来之不易。”   二问:中超联赛首度迎来分组赛会制,如何看待这一变化?   刘奕说:“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分组赛会制,首先肯定是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安全是联赛顺利举行的前提。传统的联赛主客场制,包括训赛保障、交通后勤等都是俱乐部自己解决的;如今改为赛会制,这就意味着中国足协要承担所有的竞赛组织,包括训赛基础条件、后勤保障等等,这让我们多了很多工作,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如果我们把这次赛会制联赛视作一场练兵的话,这为我们今后举办更大规模的杯赛,比如亚洲杯、世俱杯甚至是世界杯都可以积累一些经验。另一方面,随着赛制的变化,也给比赛带来更多悬念,将会提升联赛的关注度。”   三问:升降级名额为何是1.5个?   刘奕说:“今年联赛赛制进行了较大改变,赛程相比原来有较大压缩。加之受到疫情影响,很多俱乐部存在实际的困难,因此有一些俱乐部出于综合考虑建议暂停升降级一年。但是包括陈戌源主席、很多足球专业人士以及大多数俱乐部都认为,我们要按足球规律办事,有些基础性的规则不能打破。我们认为,如果取消升降级,对联赛的公平性、竞争性和激烈性都会有非常严重的影响,进而影响到中超联赛的整体价值和形象。”   “出于保证联赛健康有序、公平公正竞争的原则,经过中国足协向16家中超俱乐部反复征求意见后,我们在俱乐部总经理会上得到一致通过后确定的,就是升降级名额调整为1.5个,中超倒数第二名与中甲第二名进行附加赛来决出2021赛季中超的最后一个名额归属。”   四问:第一阶段约2个月的时间,球员、裁判都必须封闭管理,如何保障他们的身心健康?   刘奕说:“这是足协、各家俱乐部以及媒体们非常关心的话题,怎么来平衡运动员的生理、心理的活动,这是我们遇到的一个非常巨大的考验。球员、裁判等相关参与者的身心健康是要充分保障的,这才能让他们给全国球迷带来精彩的比赛。我们除了正常的训练、比赛的管理保障之外,对大家生活上的考虑也是很细致的。俱乐部下榻的大本营酒店,我们设置了丰富多元的文娱活动场所,包括阅览室、游泳馆、羽毛球馆、卡拉OK等等。在确保防疫安全的前提下,有序安排一定数量的专业知识、兴趣技能培训及交流活动。给您透露一个细节,我前天刚刚去苏州解决了在大本营酒店里设立理发室的问题。我们相信通过各种手段,能让各位球员、裁判员的身心都平衡愉悦。”   五问:联赛空场比赛,如何提升屏幕前观众的观赛体验呢?   刘奕说:“新赛季中超联赛第一阶段将不对观众开放,这也是中超联赛历史上第一次在空场情况下进行比赛。为了提升广大球迷的观赛体验,中国足协经过与联赛版权商体奥动力共同合作,确定采用虚拟技术增强转播的视听觉效果。届时,球迷看到的转播画面里,空荡荡的看台将用虚拟观众代替,经采集此前联赛里的球迷呐喊音效,通过高科技手段制作了虚拟声音,将在比赛中根据各种场景进行使用,尽量改善空场对比赛转播效果带来的影响。与此同时,现场将在看台上布置球队Tifo(可覆盖看台的大型横幅或拼图),主队进球时,还将在球场大屏幕上播放俱乐部提供的主场进球专属视频,营造氛围;我们还将向球迷征集喜爱的歌曲做成歌单,在球队热身时播放,为球员营造主场氛围,让参赛球员与观赛球迷更好地感受到中超气场。”   六问:第一阶段赛制、赛程基本确定了,第二阶段的是否也会很快公布?   刘奕说:“目前来说,第二阶段赛时的赛制、赛程还无法确定,因为很多因素需要我们去考量,可以说我们是在边走边看吧。比如我国和国际疫情的防控状况,比如国际足联、亚足联对相关国际比赛赛程的调整,再比如第二阶段进入秋冬季,天气气候也会发生很大变化。种种因素,都需要我们从实际情况出发,重新评估后来制定赛制和赛程。我们希望能在第一阶段赛事进行过程中,把第二阶段的赛制、赛程敲定下来。我们在最快时间一旦形成决议,将会及时给大家通报。”   七问:疫情迫使联赛发生了很多变化,会给中超联赛商业价值带来怎样的冲击?   刘奕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两面看的问题。从中超联赛的品牌和商业价值上来说,我觉得唯一的影响是赛程缩短了,目前球迷也无法入场观看;但另一方面,我们采取了一个全新的赛会制的概念,其实创造了很多联赛的新话题,我们也将也给媒体提供大量连线球员、接触俱乐部的权利,包括邀请直播平台和相关媒体到承办赛事的城市来制作大量不同形式的媒体产品,也促使我们创新性地利用多样化的融媒体手段来对赛事进行包装,赛事的关注度、热议度随着联赛开启会进一步提升。所以,疫情对联赛有一定的冲击,但我觉得并不见得是坏事,抗压、创新、突破,这些也都在不断孕育中。今年最后的中超冠军一定是历史上最特殊的冠军,我对中超联赛未来的品牌价值和商业价值很有信心。”